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wujun700的博客

淡泊平静原始 感悟人生真实

 
 
 

日志

 
 

几个泄密案  

2017-06-11 11:30:14|  分类: 社会聚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0年,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办理了一起收受贿赂、泄露国家秘密的案件,两个外国人将我国电力系统、机械系统的众多官员、专家拉下水,检察院为此共立案11起。

秘侦

       1995年,我侦查人员发现香港飞雅电力开发顾问公司董事经理、美籍华人方复明在中国境内活动频繁,尤其是在一些国家大型招投标项目中,经常出入一些主管领导的住所,形迹可疑。由于其特殊身份,侦查人员决定暗中对其跟踪、监视。

        方复明,1957年毕业于上海某大学,曾在浙江省电力系统工作了近30年,先后任浙江省电力局工程师,浙江省电力研究所总工程师、所长,浙江省电力局副局长兼总工程师。

        由于资历深,加上身居要职,他的一些老部下也逐渐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正因为拥有这种专业背景和人际关系,方复明成为国外一些大企业炙手可热的争夺对象。

        1989年,他移居美国,接着在1994年加入美国国籍,成为美籍华人。1993年,方复明被香港飞雅电力开发顾问公司聘为董事经理。这家所谓的“顾问公司”,其实是境外某家大型公司的代理商。

方复明

方复明

?        1999年,方复明来到中国。期间,他外出时,将一台从不离手的笔记本电脑留在了宾馆。侦查人员悄悄潜入方复明的房间,打开了那部由方复明自己改装、号称具备目前最先进笔记本电脑3倍容量的笔记本电脑,里面的内容让人大吃一惊。。。电脑中有500 余份材料,其中大部分是国家秘密文件。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电脑里的一张表格,上面分别列出了年月日、我国主要的项目工程名称、负责人员以及他们收取的好处费金额等。表中记录着方复明计划行贿数百万美元、已支付50多万美元以及受贿人的签字收据等情况。

        这实际上就是一张佣金分配表。从这些资料看,方复明近年来的主要工作就是为一些外国公司做项目代理,通过用巨额资金贿赂我国家工作人员,为这些公司刺探、收买有关工程项目的秘密情报,从而收取一定比例的顾问费。侦查人员没有贸然行动,迅速离开了宾馆。

        2000年2月28日,尚且蒙在鼓里的方复明再次来中国,刚一下飞机,就被等候多时的侦查人员扣押。北京市人民检察院迅速组成了“3.13”专案组,侦查行动在绝密的情况下开始了。

        金钱开路从方复明电脑中提取的签字收据中,侦查员发现一个“姚午鸿”的签字与原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进口处处长吴守仁的字迹一模一样。

       2000年4月18日,侦查员身着便装来到吴守仁办公室。毫无准备的吴守仁脸色骤变。。。

       1985年,我国对北仑港电厂项目向国内外招标,日本丸红株式会社等几家公司参与竞标。当时,丸红公司投标图纸上的某些数据并不符合招标书的要求。为了能顺利中标,丸红公司找到当时这个项目的招标业主-时任浙江省电力局副局长方复明,并通过他认识了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副总经理刘连城,以及吴守仁。对外公司在这个项目中主要负责对几个竞标公司合同中的商务条款等进行审查,参加商务部分的合同谈判,而这两个人在招标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尤其是吴守仁,重要的评标工作都要亲自参加。

        有方复明的联络,刘连城和吴守仁当然明白丸红公司的意图,几个人一拍即合。由于项目中的几个关键人物都已被买断,丸红公司成功取得了北仑港项目的承揽权。

        按照约定。丸红公司给了方复明16万美元。方复明自己留下8万美元,给刘连城和吴守仁每人4 万美元。吴守仁就是以“姚午鸿”的名义签收的。方复明所在的飞雅公司为感谢吴守仁在其他项目上的帮助又支付给其1.9万美元的好处费。

       2000年4 月29日,检察院以吴守仁涉嫌受贿罪将其逮捕。

       2000年5 月16日,当侦查员找到刘连城的时候,时年已经72岁的刘连城什么也没多说,一五一十地交代了所有问题。在说到所收钱款应是什么性质的时候,刘连城做了一番可笑的阐述:“我们的身份是不能做代理、顾问的,所以这笔钱既不能叫代理费,也不能叫顾问费。否则不是吃里扒外了吗?” 

国家秘密只是赚钱筹码

        在对方复明的审讯中,侦查员注意到另外一个人,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的部长永濑国男。

        2000年10月8 日北京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行贿罪将永濑国男逮捕。

        据永濑国男交代,1987年左右,在山东邹县火电厂二期扩建项目中,三井公司为某公司做代理,结果未中标。为此,三井拜访了时任山东电力局局长的查克明

       当时,查克明就对三井公司的人说:“以后再有项目就要先和我谈,什么投标不投标的。”

       这句话的意思,三井公司自然明白。此后没多久,查克明就调到电力部任主管基建的副部长。

原电力工业部副部长查克明

原电力工业部副部长查克明

?          1997年上半年,三井公司参与了浙江嘉兴人电厂二期项目的投标。为谋求查克明的支持,三井公司派永濑国男给查克明送去了1万美元。下半年,嘉兴项目正处于上报国务院的审批阶段,由于日本银行的贷款利率高于德国在山东聊城项目上贷款的利率,查克明不太满意,希望日本方面能够降低一些利率。听到这个消息后,三井公司马上安排对策、结果,2万美元堵住了查克明的嘴。之后,三井公司又趁热打铁,在一次盛宴之后,永濑国男又悄悄地递给了查克明一个内装3万美元的信封。得意忘形的查克明将招标工作中的要求以及三井公司在此次招标过程中需要注意的底牌全都告诉了永濑国男,并且许诺:“耐心等着吧,会批下来的。”

        三井公司最终成了嘉兴项目的总承包商。

       1998年8 月,我国开始运作嘉兴项目的融资事项、时任国家电力公司国际合作局局长的谭艾幸是这一事项的负责人。三井公司把重点又放在了谭艾幸身上。

       当时,与三井公司一同竞标的还有英国和法国的公司,中方是浙江省电力公司。

      谭艾幸交待,从技术角度讲,这几家旗鼓相当。于是,谭向永濑国男透露了内部消息,并出主意:

      第一,要加大三井公司在中国的分包力度;

      第二,降低造价;

      第三;融资利率不能超过某个数字(这个数字是我国内部掌握的谈判界限,由于被泄露,使得最终成交的利率居高不下,国家遭受了巨额损失)。作为交换,永濑国男给了谭查数万美元。

       融资工作一开始,永嫩国男再次找到谭,希望谭能利用自己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做做日本政府和通产省银行的工作。由于上次“合作”愉快,这次谭艾幸也“勉力其难”地欣然从命,并访问了日本樱花银行,提出了嘉兴二期项目的融资方案,在这过程中,永濑国男又先后送给谭35万美元。

        2001年分别于4月5日和9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分别判处谭艾幸和查克明有期徒刑12年。

       2002年3月21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获取国家秘密罪、行贿罪,一审判决美籍华人方复明有期徒刑5年,并驱逐出境。(此案,曾被美方媒体以及官方以无中生有的方式,在国际社会上予以无端指责。在中方出示了大量证据后,美方不得不转变了态度)

一网打尽

        根据佣金分配表上的内容和方复明永濑国男的交代,我国的检察机关全面侦查,一批官员的泄密和受贿行为纷纷败露,刘连城、吴守仁、国家电力公司国际合作部和计划与投资部高级工程师刘加牢、原国家机械工业局国际招标审查处处长王建国、浙江省电力局外事秘书席胜建、原浙江北仑港电厂厂长赵猢宾等均受到相应的惩罚。

        此案虽然均以受贿罪判处,但众多高官手中大量的国家秘密是其犯罪的工具。为了几万、几十万美元,他们不顾国家利益,泄密、受贿,中饱私囊。虽然他们最终受到法律的制裁,但给国家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2001年10月10日,轰动全国的沈阳“幕(绥新)马(向东)案”落下了帷幕,涉案人员皆受到了法律的公正裁决。其中,原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刘实格外引人注目。他曾是手握法律天平的人,他是最应该懂得保密对于办案重要性的人;他是“慕马案”中第一个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的人,他的罪名之一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几个泄密案 - wujun700 - wujun700的博客

原沈阳市副市长马向东在审判中 

?       刘实,也许父母在给他取名“实”的时候,是希望他能成为一个正直、诚实的人。而他从事了大半辈子的司法工作,似乎也正对上了这个名字。如果不是“慕马案”,他或许还在“沈阳最廉洁干部”的名号下,风光地生活着。在江苏省宿迁市中级人民法院(“慕马案‘’采取异地管辖措施)的判决书上这样写着:

        “被告人刘实,男,1944年9 月17日生于黑龙江省海伦县,汉族,大学文化,原系辽宁省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曾任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因涉嫌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于2000年11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6 日被逮捕。。。”

几个泄密案 - wujun700 - wujun700的博客

 原沈阳市检察长,刘实

?章亚非“救夫”

1999年初,中纪委接到举报:“在澳门葡京酒店、东方酒店等处的赌场内,发现有几名大陆高级官员多次出入其间参与豪赌。”经调查发现,这些官员是时任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马向东等人。1999年7 月2 日,马向东等被“双规”,接着被辽宁省检察机关立案调查。。。审查中发现他们除参与豪赌外,还涉嫌私分12万美元、挪用40万美元。

几个泄密案 - wujun700 - wujun700的博客

 马向东妻子章亚非

?        马向东被“双规”,这对一向以市长夫人自居的马向东的妻子章亚非无疑是晴天霹雳。她知道马向东的问题被查清后的严重后果,因为这些年来她早已融入了马向东的圈子,最清楚马向东都干了些什么勾当。惊慌初定。章亚非凭着自己的活动能力和大把金钱,开始了疯狂的“救夫”行动。她与和马向东有“金钱往来”的港商订立攻守同盟;给中央各执法部门写信,为马向东“鸣冤”;串通还在看守所中的马向东,大肆翻供,拒不承认罪行。。。

      在章亚非甩开手大干的时候,一个名叫于海洋的人出现在章亚非的面前。此人系沈阳市浑河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副主任,虽身为副局级干部。他曾因为遭到自己顶头上司的排挤而苦恼。为此他曾找马向东办过事,马向东很痛快地帮助了他,便产生了向马向东靠近的念头。马向东被立案审查后,他看到了向马向东的势力圈子靠近的大好时机,就主动找到章亚非,表示了对马向东的关心。并与章亚非合谋,认为“只要找到关系,送足钱物,就一定能摆平此事”。

价值仅2万元的检察长

         在进行了一系列“救援‘’行动后,于海洋又利用自己与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实在钱权交易中建立起的关系,为章亚非打通了刘实这条线。

        一向自称是“沈阳最廉洁干部”的刘实,并不是马向东心腹级的人物,但他却千方百计想往上靠。马向东被立案审查时,刘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以为马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所以当于海洋出面为章亚非游说,并行贿他2 万元时,他毫不犹豫地出手“救援”。

        从2000年4 月至8 月,熟悉案情的刘实不仅通过于海洋向章亚非通报案件办理的情况,甚至连有关部门开会讨论案情的内容也悉数告诉章亚非。由于知道了马向东案审理的核心内容,章亚非便有了充足的时间转移赃款赃物。在金钱的攻势下,刘实不但为章亚非通风报信,还多次与章亚非直接通话,为她出谋划策。

几个泄密案 - wujun700 - wujun700的博客

 原沈阳市市长慕绥新在审判席上

?          他以检察长的身份告诉章亚非:私分美元的事情,关键在慕绥新,只要慕绥新说知道此事,就可以了。哪成想慕绥新坚决否认自己知遭此事,章亚非碰了一鼻子灰。

         刘实又给章亚非出主意:目前最关键的证人不是外商,就在老慕身上。慕太坏,钱要花在刀刃上,集中打慕,加把火。从此章亚非在沈阳上演了“打慕保马”的丑剧。她四处寄发告状信,企图逼慕出来,保护马向东,但这一招也没有得逞。

       2000年4 月,有关部门召开马向东涉嫌犯罪案件协调会,刘实也参加了会议。

        在会议召开前,章亚非就得知了开会的消息。会后,刘实又多次将协调会的主要内容、马向东案件的关键证人、所处的诉讼阶段以及对马向东的律师所写材料的意见通过于海洋告知章亚非。了解了案件的进展情况后,章亚非再次向沈阳市人民检察院和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具体承办人员发起了进攻。她或请这些承办人员吃喝玩乐,或大肆行贿,暗示这些承办人员“好好看着”,“关照”一下。

        由于刘实的泄密,以及章亚非的大肆活动,使马向东案件的查处工作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案件处理进展缓慢。   

突破:章亚非的笔记本

          其实,章亚非的“救夫”行动,早就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

        为了保证案件查处工作的正常进行,有关部门决定对马向东等采取异地管辖的法律措施。

        对章亚非干扰办案问题,由辽宁省纪委继续组织力量,彻底查清,对相关人员严肃处理。

        很快,嚣张的章亚非便被“双规”起来。随着马向东等人的认罪交待,特别是通过章亚非从不离身的两个笔记本中的记录,案情一下子明朗起来。章亚非终于低下了头。两个笔记本上记录着章亚非“救夫”的过程,应该感谢这两个笔记本,没有它们,一些曾经伸出的罪恶之手,也许永远不会被抓住。这其中就包括刘实。

       2000年11月21日,正在北京参加检察长会议的刘实因“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被刑事拘留。

       法庭认定刘实泄密

      法庭上,刘安否认自己向于海洋泄露马向东案件的情况。但狡辩代替不了事实。

       经查,章亚非的笔记本所记录的有关马向本案件的部分情况系通过于海洋从刘实处得悉,于海洋的证词、章亚非的证词与章笔记本内容一致;且案件证据中从未出现于海洋的笔记本这一书证。刘实的辩解不能成立。

       刘实的辩护人又提出刘实参加的有关会议没有对保密问题提出明确要求,且有《马向东的自毁之路》一文证实马向东案的情况已为外人所知,刘实没有泄密。经法庭调查认为,刘安长期从事政法工作并担任领导职务,明知处于侦查阶段的案件情况不能对外泄露,无须有关部门告知;经国家保密局进行密级鉴定后,认为依据份家工作中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现赳刘实泄露的案件情况属于机密级国家秘密。且《马向东的自毁之路》一文并未涉及马向东案件在侦查阶段的秘密内容。因此,辩护人的意见也不能成立。

       法网恢恢,疏而不偏

        2001年10月9 日,经法院审理后裁定,刘实犯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四十万元(刘实所犯贪污罪与受贿罪本文不做具体交待)。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五十万元。

        刘实不服,上诉至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江苏省高院认为:上诉人刘实身为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违反国家保密法规,故意泄露马向本案件的机密级内容,严重干扰了案件的侦查,情节严重—。一审判决认定刘实的犯罪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

 

???         A 是国家某部委的副司级干部,敬业干练,能力很强。她的丈夫B过去在某国家部委杂志社做副编审,三年前辞职后到某国驻京代表处任项目经理。A生于1950年,B生于1949年,都是与共和国一起成长起来的干部。然而,就是这样两个人,却走上了泄露国家秘密的人生歧途。

         2000年9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B犯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而B向境外非法提供的秘密文件,全部来自于他的妻子A。

几个泄密案 - wujun700 - wujun700的博客

            B交待:

        “我到某外企公司后,主要有三项任务:

         一是负责公司内所有涉及中文编辑业务的终审核对工作。

         二是充分利用我过去的社交关系网尽量收集对公司有用的经济信息。

         三是做好公司各种资料的整理与管理工作。

         一开始我一直忙于编纂公司的法规,无暇顾及后两项分派给我的任务,因而遭致老板的强烈不满,威胁说如果仍不改变工作现状,将考虑与我签订正式合同。我压力很大,决定寻找时机摆脱窘境。”

         不过,B知道自己用不着费多大力气。要文件?找自己的妻子就行了。过去A经常带文件回家,并且凡是是A可以看的文件他都能看,凡是A知道的信息他也都可以知道。夫妻二人如此“信息共享”多年了、就算现在他在外企,“一家两制”,但他知道,只要自己需要有关信息,他的妻子一定不会拒绝。不出B所料,很快,A下班后就将机关的文件传阅夹带回家。B像往常一样随意翻阅,并将文件带到了他所在的外企公司!

       “我将文件带到公司,因为是头一次将带有红头标志的文件复印,伯被人查出来,我特别将每份原件的首页复印后,用修改液将印有某部委的有关字样徐掉,重新复印一张,并将原首页的复印纸都撕碎后扔到垃圾桶中,最后将经过处理的十份文件的复印件交给了老板,立刻受到了他的赞扬与肯定,并明确指示我今后仍要用此方法替公司获得有用的经济信息。”

        明知复印红头文件是不正当的,却掩耳盗铃般将红头文件用修改波进行处理,且一次就复印文件达十份之多,这哪里像一个曾受党教育多年的人,连普通老百姓应有的国家意识都没有了。

        正像B 自己说的,进入外企后,‘由昔日努力为国家做贡献,变成今天替资本家打工卖命。’

        当然,“资本家”也没亏待B。他的薪水很快涨了上去,他的胃口也被吊了起来。

        按照“资本家”的指示,他开始点着名地要A 帮他找文件,而A 为了自己丈夫的前途,为了让丈夫的薪水再攀新高,她尽心尽力,有求必应!

几个泄密案 - wujun700 - wujun700的博客

 

?           A交待:

         “B进入外资公司后,我一直没有意识到他的身份已变,还像他在某部委我们共同进行政策研究一样,信息共某年某月,我由于要紧急完成领导讲话的任务,晚上要加班。于是将某某文件传阅夹拿回家去看。B看到后翻看了文件,并提出有几份要拿去看看。事后,他将文件还给了我。某年春节前后,我将中央领导讲话(复印件)带回家,B 看后。还给了我。”

         不排除有因工作需要,带文件回家的情况,但更多的时候,是B要什么,A就想方设法帮他找来,甚至不属于自己业务范围的文件,她也跑到档案室借出来复印后给B。

        “某年某月,我从处里借了一批文件,带回家。。。某年某月,我将办公厅传阅件拿回家,B 翻看后提出要看其中两份文件,我在机关复印后,拿给了他。。。某年某月,B 提出要看中央某号文件,几天后,我从研究室档案柜中找到此文件,连同某文件一起复印后,用大信袋带回家。。。”

         就这样,一次两次无数次,A 随意地将文件带回家,轻松地将文件复印,甚至专门到档案柜中寻找B 需要的文件复印;而B转手就将这些文件提供给了外企公司,有的直接传真至境外。

        案发后,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对B在代表处的办公室进行公开搜查,发现3份机密级复印件,同时在公司员工公用资料架也发现了某机密文件及公司指示B搜集该文件的有关传真件。经过对该代表处的公共区域进行公开搜查,发现另3份机密级、2份秘密级文件复印件。

几个泄密案 - wujun700 - wujun700的博客

 

?        此案不说更多的话,但足以引起思考。

        先看一下A 自己对这件事的认识:

        “写上边这些情况发生的过程时,我的心情十分沉痛。自己作为一个工作这么多年的干部,领导对自己十分信任,而我却辜负国家组织对我的期望,将国家大量的极其重要的机密文件和信息泄露出去,触犯了国家的法律,这是犯罪行为。

         由于我长期以来,放松了对自己思想意识和世界观的改造。法制观念淡薄,认为自己没有守不守法的问题,只是工作水平高低、工作质量好坏问题。由于我工作特殊,任务重,很多工作时间要求又紧,在工作忙的情况下,将文件带回家;B进入外资公司后,我由于政治敏感性太差,还认为他同以前一样;由于法律观念太差,把文件当做研究资料,B要就给他,认为他是研究一下,我虽然不是有意的,但我触犯了法律,可悲的是,我触犯了法律,自己还不知道。现在想起来太痛心了。我深深地认识到:法律的庄严和严肃性。法律无处不在,必须时时刻刻以法律为准绳,严格遵守和执行法律,才能做一个最起码的守法公民。”

?          请注意这样几个细节:

        A可以非常方便随意地复印文件,并大大方方地将文件传阅夹带回家。不知还有多少领导像A这样视带文件回家如家常便饭?不知还有多少单位的文件能够如此自由地出入?

        在案发后该部委的报告中办案人员发现了这样一句话:“某月某日,我单位组织清理了文件,未发现机要文件丢失的情况,同时在机关重申了保密工作的各项规定。”

        在文件可以随意复印,文件传阅夹可以随便带出单位的情况下,检查文件是否丢失其实已没有太多的意义,重申的各项规定如果仍然缺少监督检查,也不过是一纸空文。如何将保密管理落到实处,是否是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多年来,A、B二人就长期共享“信息”,也就是说,尽管他们的职务不同,所在单位不同,但只要是A知道的东西,B都可以知道。甚至想看什么文件A都可以帮B找到。从“B进入外资公司后,我由于政治敏感性太差,还认为他同以前一样”这句可以看出,直到案发,A也没有意识到以前那种“信息共享”的做法有什么不妥。

         随着对外交往的日益增多,特别是“一家两制”情况的出现。对重点涉密人员的教育和管理变得更加重要。如何才能抓出实效?在A看来,文件只是“研究资料”,全无一点国家秘密的概念。政治素质如此之差的干部,案发后竟然还有人强调她工作出色。能力强,并试图使她继续在该重要岗位任原职。这其中反映出的问题远比案件本身更耐人寻味。

       掩卷深思,有太多的话要说。关于保密规章、关于领导干部保密责任制、关于干部的政治素质、关

于国家意识与公民义务、关于泄密查处。。。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